• 一月

    6

    再谈打车应用

    说来惭愧,前些天到了上海,才第一次体验滴滴和快的等打车类应用。因为在桂林这类三线城市,显然是用不上的。这两天在上海和杭州游荡,每有外出,总是使用软件叫车,和司机不少攀谈,也算是有了个粗浅认识。恰好在知乎上也看到许多关于打车类应用的讨论,于是,有些话不吐不快。

    打车类应用的现状

    在一线城市,绝大多数出租车都已经安装了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,之前还有一个大黄蜂,13年11月的时候被快的收购。

    算上去快的的市场份额是要超过滴滴的,但是据我的了解,司机们开滴滴的更多,理由很简单——滴滴给返利。在上海,据说是积分,而在杭州,从手机里可以传来清晰的提示:接单成功,滴滴奖励10元,但有些单并不奖励,估计是通过百度地图等第三方应用叫车就不奖励。一般乘客还会加价5-20元,这样有时候奖励的钱比打车钱还多,司机当然乐得其所了。

    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之争

    显然,滴滴打车在烧钱,有个司机说两周烧了八千万,但我在网上没有看到相关的消息。

    快的当然也不甘落后,几乎在每个出租车上,都可以看到快的打车的广告,而收购紧随其后的大黄蜂,显然也是大手笔。

    两家的竞争也进入白热化,刚好在知乎上看到一个回答,一位匿名用户答『为什么从滴滴打车离职』(目前这个帖子已经找不到了),主要说了两点:

    吐槽滴滴打车工作人员虚假发单;
    吐槽滴滴程维投放的“紧、湿、硬”广告。

    这个广告我觉得不存在多大问题,但在这里不想过多提,因为国人的思维是见到与性相关的字眼就格外敏感。至于虚假单的问题,我觉得在初期很有可能存在,但是大量假单不太可能,我问了几个司机,都说来自打车类应用的单在一半左右,当然,也有朋友不开的。

    有司机会抱怨好单难抢,但我看看他们的老旧安卓手机和电信移动的3G 网络,也就不说什么了。倒是这个问答很有可能是竞争对手的手段。

    商场如战场,只是国内互联网这个战场,专攻下三路。

    国外的打车应用

    不过,看似火爆的打车软件依然存在隐忧。

    首先,司机在驾驶过程中不停的拨弄和查看他的手机,存在安全风险。
    其次,并没有能够很好地解决高峰期和偏远地段打车难的境地。
    第三,加价竞拍的模式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普通乘客打车难的问题。

    国外也有叫车类 APP,比如 Uber,Uber在创业之初要解决的是帮助Limo服务寻找客户源的问题,所谓 Limo,中文应该叫特殊叫车服务,特点是不能随招随到,而是要提前预约,费用按一天或半天计算,司机有固定的服务客户群体。比如从某个Party大家喝了酒回家,就会提前租好Limo,司机接送。

    Uber通过组织出租车公司以外的搭乘服务扩大了打车市场,利于民但不利于出租车公司;国内打车APP是在维持现有市场规模的情况下,通过加价来控制民众打车需求。看似二者都能让你打到车,但Uber是“开源”,为满足需求而拓展格局;国内打车APP是“节流”,为了不触及现有格局而硬生生改变用户需求。

    顺便说一句,国内管Uber的这种模式叫非法营运。



    文档信息